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其他艺人暗指她矫情做作后,直接晕倒,以火箭般的速度冲上了热搜

我醒来的时候时候已经是黑夜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。

经纪人坐在一旁,看见我醒了,脸上却没多少愉悦。

她把一大堆吃的放到我面前,神色有些无奈。

「医生说你是太饿了,加上有些惊吓才晕倒的。」

我眨眨眼,还没等我说话,齐露便进来了。

她手里提着不少东西,黑眼圈挂在她青白色的脸上,看着像很久没睡觉了。

她把东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,眼睛转了两圈,语气却有些紧张。

「许小姐你终于醒了,我真的没有给你下毒。」

「我就是想让你尝尝兔肉,没想到你......」

没等我说话,一旁的经纪人便瞪了她一眼。

而病床上的我,听到兔肉这两个字,差点眼一闭腿一伸再次晕过去。

齐露看见我愈发青白的脸色,嘴巴一张竟然直接哭了出来。

「我错了!我错了呜呜呜,我就是想找找你不痛快,但是我真的没给你下毒呜呜呜。」

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网友们快把我骂死了,真的不是我呜呜。」

我眨了眨眼,不太明白她为什么吓成这样。

经纪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个走向,张了张嘴。

「其实小兔没什么事,就是太久没好好吃饭饿着了。」

齐露当然不信,恶狠狠地抹了把泪。

「我会让你见到我的诚意的!」

我:「?」

6

很快,我便知道她口中的「诚意」是什么了。

一封来自齐露的道歉信在网络上扬起风波。

上面甚至连「嫉妒许兔是新人却太过漂亮」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

一时间,微博都是谴责齐露的声音。

甚至不少人都成为了我的粉丝。

经纪人每天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我。

这些我并不懂。

只是,季渊曾经说过。

我这么可爱的小兔子,没人会不喜欢的。

7

很快,第二次节目的录制也开始了。

经纪人对外界的说法是我患上了厌食症。

此刻我坐在房间中间,大家对我的不喜变成了害怕,一时之间也没人跟我说话。

可我的注意力并不在这里。

因为我闻到了久违的青草香气。

所以当季渊出现的时候,我感觉整个人都亮了。

主银!

主银我在这啊!主银!

季渊刚进场,许是觉得有一道强烈的视线盯着他。

转头看到我晶亮的眼神,他挑了挑眉。

眼神里写着:怎么跟最近刚丢的那只蠢兔子这么像?

8

这一整场直播我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季渊。

我并不知道我这个动作会带来什么影响。

只是时刻注意着自己的嘴角,有没有流下口水来。

「怎么回事,这不是许兔吗,怎么一直盯着哥哥。」

「她不是得了厌食症吗?我怎么感觉她想把季老师吃掉。」

「笑死我了,为什么许兔的眼神里都是渴望,连一丝爱慕都看不见。」

「哈哈哈哈感觉许兔像在盯着移动食物。」

季渊显然也注意到了我的眼神。

怎么回事?跟那只蠢兔子连眼神都一模一样?

9

「季哥,这些罐头我都扔掉了?」

小助理抱着一大箱罐头,开口问道。

季渊刚想点头,却突然想到演播厅里许兔渴望的眼神。

「送去许兔的休息室吧。」

助理有些诧异,但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门关上后,季渊想到那只被自己好吃好喝供着却突然消失不见的兔子,笑了一声。

自己真是傻了,许兔又不是他养的兔子。

10

我不知道季渊的心思,看到面前一大箱青草罐头,眼泪和口水差点一起流出来。

小助理看着我的神情,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箱子。

这确实是给兔子吃的啊。

许兔为什么这么兴奋。

可能也养兔子吧。

不一会,我看见门口消失的人影,开心地笑弯了眼。

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罐头,一股清香扑面而来。

呜呜!

就是这个味!

主银真是太懂我了!

门口,季渊看着房间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吃着青草罐头的我,十分诧异。

这哪里像厌食症?

这分明像饿死鬼投胎。

但是为什么吃的是青草罐头?

11

节目录制后,经纪人给我安排了一个娱乐专访。

我看着勉强无数的摄像头,丝毫不慌。

经纪人姐姐说了,这个小黑洞能记录下我的样子。

之前季渊也用差不多的东西给我拍过照片。

他说我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兔子,当然要拍照。

我确实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兔子。

特别是吃饱了之后。

「许老师这么瘦,平时喜欢吃什么呢?」

闻言,我扬起眉毛,迫不及待的安利。

「青草罐头!」

天啦噜,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!

记者闻言,嘴角抽了抽,却并不相信。

只觉得我是在立自律人设。

网友也这么认为。

「许兔别太离谱了,喜欢吃什么西蓝花鸡胸肉的也就是了,现在连青草罐头都出来了。」

「救命,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虚伪的自律人设。」

「+1」

「+10086」

网友们不信我的话,甚至舆论已经出现了批判我的的声音。

12

我有些难过,头也垂的很低。

经纪人姐姐摸了摸我的头。

「小兔,你别多想,不要在意他们的话。」

我点点头,抽噎着。

「青草罐头真的很好吃,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。」

话音未落,我便拿起一盒罐头,化悲愤为食欲。

经纪人:「?」

可没等我难过完,一则视频便再次冲向热搜。

是我之前狼吞虎咽吃青草罐头的视频。

视频里我吃完一罐又是一罐。

最后摸着肚子瘫在沙发上。

还打了个饱嗝。

于是网友们沉默了。

「不是,是真的喜欢吃啊?」

「许兔吃的这么香,我手里的炸鸡都不美味了。」

「天啊,我竟然也想吃了!!」

「楼上的我也.....」

可没等网友们震惊多久,舆论的风向彻底歪了。

「许兔不会是疯了吧。」

「说不准,娱乐圈压力那么大,之前那个齐露不是还欺负她。」

「呜呜呜宝贝太可怜了,青草都吃的这么香。」

#心疼许兔#

#关注艺人心理健康#

#青草罐头好吃吗?#

我窝在沙发里冲浪,随手回复了一条评论。

写文腱鞘炎:「好想问问许兔,这罐头真的好吃吗?」

许兔v:「好吃!配上胡萝卜更好吃!」

可惜现在没有那种美味的多汁胡萝卜。

13

当晚我就收到了一则好友申请。

头像是我的照片。

准确的说是我之前做兔子的照片。

哦,对面是季渊。

「许小姐,我是季渊。」

「我想邀请你参加最近我们公司的一部综艺。」

没等季渊介绍完,我便兴致勃勃的答应了他。

不为别的。

只为一盒青草罐头。

14

季渊邀请我参加的综艺是《来我家做客吧!》,他是这一期的特邀嘉宾。

这期节目的嘉宾们可以去季渊的家里做客。

参加节目的嘉宾有我、季渊、国民闺女沈心怡、情歌小王子顾晗以及最近风头很盛的小花秦珂。

录制采用的依旧是直播形式。

「听说季老师在生活中也是个很认真的人,好期待啊,好想看看季老师的家是什么样子。」

我听到秦珂的话,眼角抽了一下。

季渊平时可是恶趣味得很。

见没人搭腔,秦珂脸色有些尴尬,随即又不满的哼了一声。

她看了我一眼,笑了。

「许老师也来了,网上不是都说你得了厌食症了吗?也不知道季老师做的饭能不能合你胃口。」

她这话说的奇怪,像是季渊家女主人似的。

我没理会她,反倒是沈心怡把我拉过去,递给我一袋饼干。

这几天我已经能吃下一些人类的食物了。

秦珂看见我吃的神态自若,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沈心怡悄悄凑近我。

「不用理她,秦珂之前大立自律人设,后来你的采访那件事让她被扒出来营销,所以才不喜欢你。」

我有些诧异沈心怡会告诉我这些,不过还是乖巧的点点头。

15

节目很快开始了录制。

秦珂像是换了个人,浅笑温柔地跟镜头打着招呼。

「啊啊啊啊开头就是珂珂的美颜暴击!!!」

「珂珂真的好温柔啊。」

「沈心怡沈心怡!!女鹅好乖。」

「季渊在哪呀,怎么还不出现!」

「好好奇季老师私下是什么样子啊,是不是还是那么高冷呜呜呜。」

「秦珂跟季渊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啊,他们上部戏也太甜了。」

季渊就站在门口,风度很好的给我们都倒了水。

「欢迎。」

我看着四周,只觉得浑身都舒畅了。

回家了呜呜呜。

秦珂走上前,将季渊倒好的水递给我们。

「小兔,喝点水吧,刚才你不是说有点渴吗?」

我没接她的水,心里有些纳闷。

我什么时候说我渴了?

而且秦珂怎么一副很熟络的感觉?

季渊皱了皱眉头,不动声色的挡在我面前。

「大家先坐。」

弹幕上一片热闹。

「珂珂的跟季老师好熟啊,是不是平时经常来季老师家里玩啊。」

「肯定是啊啊,上部戏哭死我了,现实中一定要在一起!!」

「cp粉能不能拱出去啊,季老师私生活很干净的,不会随便邀请女生来家里玩好不好。」

我微微转头,却看到了墙上的相框。

那是我曾经作为兔子的照片。

从前季渊总是给我拍照,他手机里一大半都是我的照片。

「只有我这么好看的人才能养出这么可爱的兔子。」

这是他之前经常说的话。

「季老师养过兔子吗?」

我突然出声,秦珂有些惊讶,顺着我的视线看见墙上的相框,笑道:

「小兔还是不太了解季老师,季老师可不是个会养兔子的人。」

「概是从哪里看来的不靠谱的消息吧,季老师可别怪她呀。」

沈心怡听着这些话,皱了皱眉。

「季老师墙上既然挂着兔子,肯定也是喜欢的。」

秦珂还想说些什么,季渊却突然开口。

「之前确实养过一只垂耳兔,跟我感情很好,但是最近不知道跑到哪去了。」

话音刚落,他眼神看向我,有些微妙的戏谑。

「可能是有了新窝了。」

秦珂听到季渊的话,看向我的眼中差点掩饰不住怒意。

见我没有搭腔,季渊似乎是觉得有些无趣,将手中的杯子推到秦珂面前。

「秦小姐喝点水吧。」

听着这声明显划清界限的「秦小姐」,秦珂差点把手里的杯子捏碎。

16

「许兔,你来一下,尝一下能不能吃得惯。」

我闻声,从沙发上站起身,朝厨房走去。

剩下的几人正在参观季渊的别墅,见我离开倒也没有多想。

季渊停下动作,抬手将一个粉色的小瓷碗递给我。

我拿起碗,看到里面的东西,有些诧异。

是胡萝卜。

季渊看见我愣在原地,笑了。

「怎么?小没良心的,跑了这么久,胡萝卜也不喜欢吃了?」

此话一出,我差点把吃进嘴巴里的胡萝卜吐出来。

我像是触电了一般,赶紧丢下了胡萝卜,支支吾吾。

「不......季老师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」

「季老师?」

季渊哼笑一声,离我的距离却越来越近。

我甚至闻到了熟悉的青草香气。

我有些条件反射的依恋,但听到外面的欢声笑语,还是往后退了半步。

我现在已经不是兔子了。

看着季渊的脸,无端的涌上一股心虚和难过。

「没有,我只是......」

似乎是看透了我的窘迫,季渊将一盒青草罐头递给我,哼了一声道

「行了,小没良心的,跟我欺负你似的。」

他摸了摸我的头。

「吃吧。」

17

翌日清晨,我揉着双眼,再睁开时便看到一双毛茸茸的爪子。

嗯?

毛茸茸?!

我这是又变回兔子了?!

我顿时急了,只得费力的将门打开,朝季渊的房间狂奔。

昨晚大家都睡在季渊的别墅里,此时时间还早,走廊上没什么人。

「嗯?怎么有只兔子在跑?」

顾晗手里拿着水杯,不可置信的搓了搓眼睛。

我看着面前比自己大十倍的房门陷入了沉思。

我微微后退,奋力一跃,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门打开。

床上的季渊还在沉睡,我又不会说话,只能用爪子挠挠墙壁想要将他叫醒。

可惜,床上的人丝毫没有要醒的趋势。

主银!!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睡眠质量这么好啊主银!

我跳上床,看着面前俊逸的男人,陷入了纠结之中。

这时候,季渊的手机亮了,我看着上面的「6:48」咬了咬牙。

马上就要开始录制了。

我颤颤巍巍的踩在机缘的脸上。

主银,你可别怪我啊主银。

我也是迫不得已。

然后转身,将屁股对准他的鼻孔。

「噗。」

给老娘醒!

果然,床上的季渊慢慢睁开了眼。

季渊感觉自己头疼欲裂。

他先是闻到了一股销魂的味道。

嗯?

面前这个兔子屁股是怎么回事?

我转过身,赶忙跳下床。

季渊看着我的身影,懵了。

「许兔?」

「你又变回来了?」

「我刚才闻到的味道......」

他看着我这幅瑟瑟发抖的样子,慢慢反应过来,然后露出一个假笑。

「许!兔!」

我撒开腿就想跑,只不过腿实在太短,还没跑出去几步就被季渊抓到,然后拎了起来。

他拎着我的脖子,冷笑。

「你这只没良心的兔子,亏我昨天还给你胡萝卜吃,今天你就拿你的屁报答我是吧。」

众所周知,兔子是一种叛逆的生物。

要不是你怎么叫都叫不醒,我才不会拿屁崩你呢!

我看着季渊一张一合的嘴,已经听不清他还在说什么。

我抬起爪子就给了他一鼻窦。

「许兔!!!!!!」

18

季渊很快去拿了我的手机,给经纪人发消息说我身体不舒服。

于是经纪人帮我跟导演请了假。

也托了齐露的福,导演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季渊发完消息,不等教训我,我就已经大摇大摆地去柜子里叼出了一盒青草罐头。

季渊看着我,似乎是气笑了。

「许兔,除了吃就没有什么能让你在乎的了是吧。」

我不懂他的意思,只是傲娇的转过身去。

留给他一个孤傲的背影。

19.

这次录制的时候秦珂明显收敛了许多,听到我请假也没再作妖。

但是这人显然装不了多长时间。

秦珂见季渊捧着我出来,眼睛又开始滴溜溜的转起来。

「季老师,这是你养的那只兔子吗?好可爱啊。」

季渊显然不太想理她,眼皮都没抬。

「嗯。」

我惬意的趴在季渊的手上,享受着他一下一下的梳毛。

「季老师。你来一下。」

另一边导演冲季渊招了招手。

季渊应了一声,然后把我放在我的小窝里。

「等我回来。」

他轻声说。

我乖巧的舔了舔他的手心,季渊也摸了摸我的头,对着嘉宾们说道:

「我的兔子有点怕生,大家就不用带着她玩了。」

然后就转身离开。

季渊刚走没多久,秦珂凑上前,一手抓着我的耳朵,便想要将我拎起来。

我正在睡着觉,耳朵突然被拎住,疼的我近乎晕厥。

我大力挣扎着,可秦珂并不理会,只是略感尴尬的笑了一声。

「季老师的兔子还真是很活泼呢。」

沈心怡似乎是觉得不太妥,想要出声阻止。

「秦珂,它好像不太舒服,要不先把她放下。」

秦珂闻言,看了沈心怡一眼。

「怎么?沈老师难道怕我会欺负一只小兔子吗?」

「不是,它......」

话音未落,秦珂就出声打断。

「我倒是觉得她很喜欢我呢。」

我想反驳,可是不会说话,秦珂的手又死死的按着我的头。

「珂珂太心善了,连兔子都那么喜欢她。」

「呜呜呜好想成为珂珂手里的那只兔子。」

「季老师的兔子都这么喜欢珂珂哈哈哈。」

「我也养垂耳兔,但是季老师兔子现在好像不太舒服。」

「上面的懂什么,季老师的兔子怎么可能不喜欢珂珂!」

秦珂一下下地顺着我的毛,可是她尖锐的美甲刮得我浑身都疼。

兔子生性便怕生还胆小,垂耳兔更甚。

我疼的眼睛更红,浑身都战栗起来,眼泪也要溢出来。

秦珂还在笑着,她的视线再次落到我身上。

「果然是动物呢,就算是季老师的宠物也不是那么通人性。」她的手指捏住我的耳朵,力气用的实在太大。

「啊!」

我疼的实在太狠,张口便咬在秦珂的手上。

秦珂吃痛,撒手竟将我狠狠地扔到了地上。

我的全身都在痛,耳朵更是伤痕累累。

见秦珂受伤,身旁的人都纷纷凑过去,只有沈心怡把地上的我捧了起来。

「秦珂,这兔子耳朵......」

「沈老师!这兔子也太不知好歹了。」

秦珂打断沈心怡的话,将手心翻过来。

「我只是想抱抱它,它就把我咬成这样。」

直播并没有拍到秦珂对我的动作,但是却清清楚楚的拍到了秦珂的伤口。

「什么啊,这兔子什么情况,好心疼珂珂!」

「不是说垂耳兔很温顺吗?季老师这只兔子也太......」

「虽然是兔子咬了她,但秦珂的美甲好长,说不定是刮疼它了。」

「那也不能咬人!珂珂的手可是会弹琴的手。」

「畜生就是畜生,就算是季渊养的兔子也是这样。」

「上面的说话有点过了。」

季渊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,众人都围在秦珂的身边,看向我的眼神都是厌恶。

季渊眉心一跳,急忙跑了过来,再看到沈心怡手里的我时,他的眉头瞬间皱的死紧。

他小心翼翼的将我拢进手心,再看到我身上的伤口时,季渊脸上的怒气已经掩饰不住,身旁的空气像是要结冰。

周围人看到季渊的眼神,连安抚秦珂的动作都顿住了。

季渊深吸一口气,将我放进了沈心怡的手心。

「书房里有药箱,麻烦你先帮她涂上药。」

随后他将摄像机夺了过来,将镜头对准我被指甲刮出一道道红痕的耳朵。

「秦珂,我是不是说过,不要碰我的兔子。」

「季老师,我......」

季渊语速很快的打断她的话。

「我的兔子怕生,你对她来说是陌生人,对我来说也是。」

这话刚出,秦珂的眼睛都气红了。

「季老师,你这番话也太过分了,上一部剧......」

「上部剧我看中的是剧本,不是你。」

沈心怡给我上好药,捧着我将我放到了季渊的手心。

季渊低头,看见我红红的眼睛。

对视的一瞬,我仿佛看到了季渊躲在眼底的晶莹。

是我看错了吧。

20

「这也太过分了!秦珂怎么好意思说兔子不近人情啊。」

「我就说兔子那个样子是不舒服,结果还被秦珂的粉丝骂了一顿。」

「粉随蒸煮,正主都这么不讲理,粉丝能好到哪里去。」

「没必要这么说吧,不就是一只兔子吗。」

「那股味又来了,全世界就你家主子最金贵是吧。」

秦珂眼眶通红,可季渊丝毫不想理她,转身捧着我回了房间。

余下的人面面相觑,却也没人再安慰一旁哭泣的秦珂。

21

发生这样的事,录制只得早早结束。

秦珂临走时眼神还楚楚可怜的望向季渊的房间。

只可惜,季渊连面都没露。

待车门关上后,秦珂更是忍不住砸了手中的手机。

「季渊也太过分了!不就是一只畜生!」

秦珂经纪人刷着手机,眉头紧紧皱着。

「现在网上评价对你很不好,你下期节目得想想办法。」

经纪人看着秦珂的神情,又放软了语气。

「珂珂,那毕竟是季渊的兔子,」

「他未必是真喜欢那只兔子,只是他生气你不听他的嘱咐,打了他的脸反应才这么大。」

「男人都是要面子的。」

秦珂听着这话,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。

「哼,那我也不能让那只死兔子过得太好。」

「不过是一只动物,竟然让我丢了这么大的脸!」

22.

季渊将我放在床头,声音很轻。

「你呀,不是很厉害吗,怎么还能被她欺负。」

季渊摸着我耳朵的手指有些凉,我身体颤了颤,有些委屈的蹭了蹭他的手心。

他有些微僵,看着我通红的眼睛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季渊将我放在手心,额头温柔的蹭了蹭我的耳朵。

我感受到他的难过,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季渊的脸颊。

蓦的,身前的人更僵了。

我有些疑惑,抬头却瞥见季渊通红的耳根。

嗯?

季渊这是害羞了吗?

正当我偷笑的时候,我却发现季渊的脸更红了。

活像个煮熟的虾头。

「季渊你......」

诶?我怎么能说话了。

季渊没说话,颤颤巍巍的拿起床上的被子。

随后我就眼前一黑。

我微微低头,却看见雪白的风韵。

我又变成人了?!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」

我将被子拢在身上,拿起枕头砸在季渊身上。

「季渊!臭流氓!!!」

23

季渊逃似的跑出了房间。

他捂着怦怦乱跳的心脏,咬了咬牙。

这兔子,也太不注意了。

季渊想到刚才无意瞥见的风光,耳朵烫的他一个战栗。

24

我发现季渊对我好像不太一样了。

依旧是跟从前一样的温柔,可是这温柔中,好像多了丝别的什么。

他常常不敢看我的眼睛。

就比如这次,季渊蹲在地上给我穿鞋子,我有些无聊,手指轻按着他的耳垂。

「别按了。」

季渊开口,微微侧头躲过了我的手。

我有些不满,瘪瘪嘴。

「为什么不让我按?明明之前我们都是一起睡觉的,最近你非要去别的房间。」

我说着,突然觉得有些委屈,闷闷道:

「季渊,你是不是讨厌我了?」

季渊闻言,眼睛睁大,像是有些不可置信。

随后他像是气笑了一般,恶狠狠地捏着我的脸,道:

「许兔,你还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啊。」

嗯?

他怎么突然生气了?

这男人最近真是怪怪的。

25

那件事之后,我跟沈心怡很快加上了微信。

我跟沈心怡说了季渊最近的异常反应,只不过隐瞒了这个人是季渊。

沈心怡:「他是不是喜欢你啊?」

我看着沈心怡这条消息,大脑有几秒的宕机。

季渊喜欢我?

是那种喜欢呢?

是对小猫小狗小兔子那种喜欢?

还是......恋人那种。

我把这个问题发给了沈心怡。

沈心怡:「!!!」

沈心怡:「你傻啊!他对你肯定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啊!!」

沈心怡:「小兔你这么可爱谁会不喜欢你啊!」

还没等我害羞,看见沈心怡最后这句话我又觉得有些理所应当。

是啊,我这么可爱的兔子,谁会不喜欢。

季渊从前也是这么说的。

很快到了最后一天的录制,我穿戴整齐和季渊一起在别墅门口等着嘉宾。

准确地来说,我是在等沈心怡。

「小兔!你来的好早!」

沈心怡下了车就朝我跑来,扑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熊抱。

她跟季渊打了招呼,随后牵着我的手朝别墅里走去。

「小兔,我怎么感觉季老师看我的眼神有点凉凉的?」

我捂着嘴巴笑起来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。



上一篇: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央视名记解读!国乒奥运名单打破两大惯例:分批公布、老将当替补    下一篇: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[新浪彩票]足彩第24079期任九:塞维利亚有望取胜    
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淄博长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